欢迎进入苏州唯诚管道清洗技术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0512-66266921

商用厨房油烟管道一站式服务

零排放清洗工厂

2019年底苏州唯诚打造出苏州首个零污染、零排放的清洗工厂,2020年即将投入使用并服务于城市里的千家万户!

0512-66266921   13451540659

在线咨询

服务详情

     


32.jpg

    2019年8月26~29日,我参加了苏州银

苏引华老师组织的第三届沙漠徒步128公里

玄奘之旅此活动不仅是体力与意志的考

验,非凡之处还在于,所有往经费均由信任

自己的客户身边友人及全国各地从未见过面

的陌生朋友通过众筹而得寄托着大家的信任

无形中,也增加了自己勇往直前的

与使命

27.jpg

从水乡苏州到古都西安,沿丝稠之路过渭

河、径水兰州,经嘉谷关直奔敦煌大

沙漠,几千公里的路程,辗转多条高速、

进出数十条隧道,目睹城市高楼掠过田

野金秋,一路走来被祖国的大好河山深深

打动所经之处,无不呈现着太平、祥和

强之盛况,感慨我们共同生活在

这个年代多么的来之不易,感恩之,唤

醒了我应该为这个时代做些什么的初心与

愿望

23.jpg

2019年8月23日起,经过夜自驾,

到了位于瓜州风电场的沙漠营地,展现在眼前

的生活现状超出有人的想象,由于当地严重

缺乏水资源,从水乡过来的我们都极不适应

洗脸、刷牙变成了奢侈,更别想洗澡了,

晨起床只能用自备的湿纸巾脸,刷牙也是

经仔细计算过用量的矿泉徒步鞋踩在地面

上,不一会就感觉发烫,面颊白天强烈的紫

外线照射,到了晚上火辣辣地疼;再加上夜晚

沙漠里的蚊子象钢针一样,让人想想不寒而

…!这里我们就只说说万物之母--水!在

这儿变得更加珍贵,也引发了在水资源充沛地

区工作的我,对“滴水贵如油”一词有了重新

认知。

24.jpg

    由东、西部地区的自然条件、经济落差,我想

到了国家的战略布局,国防建设中两弹一星的成功

试验,就发源于这片土地;西气东输、西电东送、

塔里木油田开发等亦源自于这片贫瘠的土地;沿途

所见一车车瓜及土特产等,也是由祖国的西部

往东部地区

26.jpg

    徒步走在当年玄奘法师所经过上无飞鸟,

下无走兽,草木不生,人迹罕绝线路上,我

想象着当年法师的初心,为了改变人世间的疾

苦,只身一人西去天竺国(今印度)取经,没

有通关文书,没有任何支援,徒步5万余里,经

110个国家,在西行沙漠途经敦煌瓜州时,玄奘

法师有四天四夜滴水未进,命悬一线。他用坚

强的毅力完成了世间最伟大的创举,他用铮铮

铁骨刻凿而就“宁向西而死,决不向东而生”

的誓言,也一直激励着我在任何时候战胜任何

困难。法师为了水差点丧命,而今天生活在那

里的人们同样是视水如命,水是西部发展的主

要障碍。面对西部这贫瘠的土地和恶劣的自然

条件,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扪心自问自

己所走过的路,怀疑着未来人生将走向何方。

25.jpg

    我从事管道清洗业近二十年一直跟水

不可分。工作中通常利用大量的水为介质,有

时还要添加大量的化清洗药剂,洗各种物

内外的污,也就是说只要有合适的利润,

又能达到客户的清洁效果,就可以利用各种有

效药物去完成工作任务,从没有考虑过我们

润万物“水”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在这

穿越时空、震憾心灵、磨炼意志、找回梦

想、释放天性、探索未来超常的人生体验

生命蜕变之旅中,我心里沉甸甸的,感觉

走的是路,唤醒的却是那颗沉睡己久的心

回想着在这之前每天都在重复这样无节制、

无环保意识的工作,内心深处有种负罪感

时刻在撞击着我的心灵,使自己除面对这酷热

的沙漠骄阳炙烤外,还要忍受心灵的煎熬

于我来说,漫长的128公里不仅是一个

度单位的地理标记,还是我收获感动与获得

的起点。更是一种历史、文化和使命——绵

延不绝的中国历史、灿烂辉煌的中华文化和继

承发展弘扬的光荣使命

28.jpg

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过去,

“水净化处理”这个问题也曾偶尔掠过脑海

,但同行业竞争激烈及企业生存同时

大都认为习以为常,便没有从更高的责任

角度去认识它的重要性。就拿我公司所在的

一个地级市来说,工商部门注册做清洗

行业的就有五千多家,平均每一个清洗单位

每天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按最低5立方

算,每天就是数万立方的污水被排放

我们生活周边河道,每天都异味冲

圣的使命感使我找回了初心,今后的日子

里我将不辱使命,给自己订下目标并付诸

行动!对于之前的无知,用自己后半生来向

社会赎罪,改变环保盲区从我做起,做好行

业的榜样,让这份执着源远流长,造福我们

的子孙后代!曾经发生的已成过去,走向

未来的脚步仍在继续。是之,筹建本厂之初

心。


原稿:唐成祥

责任编辑:瞿庆林

 

2019--11--6